最想暴富的年轻人在币圈:75倍杠杆 就是想发横财

币圈从来不缺少疯狂和事故,是一赌到底还是及时止损,时代财经与三位币圈玩家聊了聊他们的故事。

“又亏五千,群里老哥们给介绍一下好点的电子厂。”

“我合约开空,这个星期我就看它空!”

……

5月21日深夜,众多加密货币交流群的信息栏显示着“99+”的状态,而这一切都源自比特币等加密货币价格的又一次大跌。

当晚22点消息显示,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第五十一次会议指出,强化平台企业金融活动监管,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

随之,22点39分,比特币跌至36000美元/枚,半个小时内短线跌幅超过10%。比特币家园显示,全网24小时内超过15万人爆仓,55亿资金成为炮灰,而短短一小时内就有16亿元灰飞烟灭。

很快“比特币大跌”的话题冲上热搜第10。这是比特币在三天时间内,第二次因大跌登上热搜,而此时很多人还没从“519大暴跌”的劲头中缓过来。

自开年以来,加密货币市场可谓热闹非凡。如果说2020年资本市场的热词是“基金”,那在2021年,加密货币绝对占有一席之地,这一切或许离不开“币圈教主”马斯克的带货。

他说特斯拉可以用比特币支付时,比特币一夜暴涨幅度达到难以想象的程度。他说狗狗币是一个“骗局”,狗狗币一夜跌到让炒币者心碎。

然而当币圈还在因为他的一句话而疯狂时,5月19日的集体崩盘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当天晚上8点-10点左右,比特币一度跌破3万美金,狗狗币跌幅超过50%,价格直接腰斩回落到28美分,以太坊也下跌了27%。加密货币交易数据平台bybt显示,当天有88万人爆仓,总爆仓金额达到9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98.4亿人民币)。

这是一个魔幻的夜晚,在整个行情版面下跌的红海中,充斥着激动与绝望的声音。

有人用25万元做空搏到3000万,一夜暴富;有最大单笔爆仓67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超4亿元;还有人在社交网络上询问“今日操作建议”,得到的回复则是一张让人哭笑不得的图片:

币圈从来不缺少疯狂和事故,是一赌到底还是及时止损,时代财经与三位币圈玩家聊了聊他们的故事。

“一个月300笔合约,我就是赌博”

小溪 大四学生 教育专业

梦想暴富,是小溪进入币圈最大的愿望,而他对自己的定位也十分清晰,“整个就是一投机分子”。

今年4月才进入币圈的他实际上早就开始在外围观望,即便本科专业学的是教育学,也丝毫没有影响到他对IT行业的兴趣,但察觉到加密货币的投资价值还要从一笔显卡交易说起。

去年12月,小溪将一张原价不到500元的RX580显卡挂到了二手交易平台闲鱼上。几乎在商品上架的同一时间就有人联系了他下单,开价1000元。双方很快便达成交易,但小溪发现,买家马上反手把他的显卡又挂了出去,标价2000元。

“当时闲鱼上所有显卡的溢价几乎都超过了100%,而我亲眼见证了那张旧显卡暴涨400%的全过程,当时到网上查了很多资料后,我就有预感加密货币后面要大涨。”

4月1日马斯克在推特发布了一条要将狗狗币带上月球的动态,狗狗币价格立马直线拉升,最高涨幅超30%,小溪认为入场的时机到了。

初入币圈时,小溪告诉时代财经他对加密货币市场的各种专业指标和运行逻辑并不了解,“当时因为正处在风口上,就直接无脑做涨了。”

在小溪看来,炒币是一个“能把400块变成4万的机会”,这诱惑着他走上了做合约的道路。

“我用1800元本金买了差不多300u,开了一个比较低的杠杆,不到一个星期就翻到了1万多。”因此尝到甜头的小溪也开始了疯狂的合约操作,入坑仅一个月的时间他就做了300多笔合约交易,最多的时候累计持仓达到了0.2个比特币。

“那时候就膨胀得不行,还开玩笑说自己能去交易所上班了。”然而事实证明,一个人凭运气赚的钱,迟早有一天要靠实力亏回去。之前小溪积累的收益只经历了3次爆仓就几乎都赔掉。

“5月19日那天,我又爆仓了。”随着加密货币价格的下拉,小溪的心脏也“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一晚上就亏损了三四千人民币。“我们当时就在群里开玩笑说,玩合约要记得穿尿不湿。”

做合约是一种贪念作祟,这个道理是小溪经历过爆仓后才懂的,“我那不是在炒币,就是在赌博。”

小溪告诉时代财经,他打算暂停一段时间交易先观察一个月,等待市场的动荡过去。“但比特币还是会上涨的”,这是他的一个信仰。

在他看来,不同于楼市房市这种传统的投资理念,加密货币是年轻人尝试掌握市场主导地位的体现。“比特币一定是要有价值的,现在有的币正在参与到一些技术革新中去,例如NFT。最理想的状态是未来加密货币也形成了像房子一样的刚需,然后被推上历史的巅峰。”

“75倍高杠杆,我就是想发横财”

小贺 编剧

“直接五倍做多,卸载软件不看了。”

时代财经联系到小贺的时候他的手上只剩下0.5个u,而此时他已经在shib(也叫柴犬币、屎币)上亏掉了几十万元。但已经“赌红了眼”的他并没有打算收手。

在炒币之前,小贺有一份还不错的工作——一名编剧,由他担任出品方和编剧的网剧在去年10月份开机。剧情简介显示,这是一部围绕着贪婪、心机和人性丑恶展开的推理悬疑剧集。虽然目前该剧还未上映,但在开机当天留念的合照中,小贺身穿白色卫衣干净利落。

具体进入币圈的时间小贺已经记不清了,但他还记得近两三个月被加密货币频繁刷屏的热搜词条:“狗狗币上涨”“shib大涨”……

“我承认我不懂币圈,我就是想发横财。”小贺说道。

过去三年时间,小贺也是一个勤勤恳恳的打工人,“拍过戏,在KTV里做过男模,还在工地上做过木工,辛辛苦苦攒下了8万块钱,这原本是我的‘老婆本’,但都因为shib亏掉了。”

除此之外,小贺还在其微博上写道,“卖了房子,20万的房款也一同赔了进去。”一直不懂得止损的他又追加借了几万网贷,他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回本翻身。

这一切的起点又是合约。

炒币新手初入币圈最常看到的建议便是“不要碰合约!”但很少有人能经受住诱惑。

在与时代财经交谈的过程中,小贺大多数时间回复很慢,言语也很简洁。在手机的另一头,是他全天20小时盯盘的极限操作。从他的交易记录来看,大量的合约单中不乏50倍、75倍的高倍杠杆。

只剩0.5u的时候,小贺决定再去跟朋友借五千块钱,但似乎无果。他在微博上晒出了自己的交易地址,最终有热心网友向他转去了5000个shib,以表同情。

或许真的是“天无绝人之路”,从0.5u到0.7u,再到8u、65u、300u……小贺触底反弹。

在5月19日晚上,小贺接连晒出了8张做空shib的合约单,每张依旧是50-75倍的高杠杆,最终累计持仓达到了2640u。

直至5月21日,小贺表示他已经从交易所计提了几千块到支付宝,账号里还留了一部分继续玩。截至发稿,小贺还在更新自己的交易动态,但依旧是shib、合约和高杠杆。

“需要买汤臣一品时,再止盈”

Jenny 90后 从微商到财经博主

“富婆,现在可以加仓吗?”

“富婆,狗狗币今天能不能冲?”

在Jenny的微博内容下,每天都充满着类似的询问。“富婆”二字来自于她的微博ID:是富婆本人没错了。但作为一个身家上千万的90后,相较于同龄人,Jenny确实是一个“富婆”。

身为财经博主,每天更新自己的操作记录、回答粉丝们的提问是Jenny的日常工作。

实际上,大多数人关注Jenny还是因为去年的基金热。“去年基金的行情很好,特别是接近年底的白酒,吸引了很多人进来投资。”聂熙向时代财经表示,自己从2020年6月开始投资基金,前后本金加到了100万左右,收益不菲。

随着年后基金行情的下跌,不少人开始将眼光投向了火热的加密货币。其实早在2020年,Jenny就观察到自己关注的一个币圈博主,从两三百万赚到三千万。再加上马斯克的亲自带货,以及美图、摩根大通等机构的入场,更加坚定了她入坑的信心,“大家都在跑步入场,能感觉到加密货币越来越被大众接受了。”

即便2月份的比特币在当时看来已经站在了高点,但Jenny觉得“重在参与,我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从2万元逐渐加仓至28万,Jenny持有的分别是比特币、以太坊、狗狗币和少量shib,到5月中旬,她的收益已经接近50万元。

让Jenny印象颇为深刻的是shib。Shib价格极低,5月8日它的最低价格只有0.00000206美元。当天shib在火币和OKEx交易所上线,价格迎来一波大涨。5月10日最高价达到0.000213美元,较其发行价格翻了数十万倍。

Jenny也买了8000元左右的shib,最高涨到了3万元,“当时看着真的挺爽的,所有人都感觉像天上掉钱了一样!”

但即便来钱再快,在币圈混,“只做现货,不做合约”是Jenny的一个原则。

“刚进币圈的时候我买UNI加过一个两倍的杠杆,当时本金投了1万多,最后亏到只剩3000元,内心非常煎熬,而且它还是山寨币,就怕它归0。”

止损还是继续等待机会是每个做合约的人都经历过的挣扎,“那种感觉很不好,你可能赚钱的是过程,但归零的是结果。”Jenny说道。

或许也是因此,在众多币圈投资者哀嚎的19日晚上,Jenny虽然亏损了12万,但依旧淡定,“短期的起伏是肯定会有的,我都是放长线,而且这些一定都是闲钱投资。”

对于Jenny一直做长线的操作,曾有粉丝问她:“那你什么时候才会止盈呢?”她说:“当我需要买汤臣一品的时候。”

(文中采访对象均为化名)

(原标题:最想暴富的年轻人在币圈:75倍杠杆,一天20个小时,我就是想发横财)

(责任编辑:杨倩_NF4425)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